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李诞520发婚纱 全球首场12小时 主力车型预售
广告
·当前位置:主页 > 北京视窗 > 资讯 > 正文

白血病女孩靠网络直播课完成高考备考 考取“双一流”大学

点击数:梯阵 时间2019-08-15 15:54

目前在我国有四百万左右的白血病患者,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,全国每年新增白血病患者4万人左右,疾病对绝大多数患者和家庭无异于一张“急转直下”的生活通知单。然而,总有一些“幸运儿”的存在给这个极度压抑的话题带来一些鼓舞,当然这种“幸运”恐怕与命运的优待无关,它总是属于更坚强的灵魂。

回忆自己的高中生涯,小雨将其总结为“最绚烂的日子”——生活的基调还是美好的,只要把坏的日子掩盖埋藏好。“我其实从小身体就特别不好,风湿、心脏病几乎从出生就开始伴随我,家人真的不容易。”在与小雨两天的接触中她一直非常乐观,这是她唯一哽咽的时刻,其余时间她总在强调自己不想讲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。

一个常住人口不足50万的内蒙古县级市,居然在一条不大不小的街道上开起了七八家冷饮店,而在街角最不起眼的一间,我们见到了两个女孩,她们个头相当,都带着眼镜,一个非常清瘦,另一个则扎着马尾,微胖可爱。

“猜猜我们谁是小雨?”两个女孩笑着发问。

当然我们很快就得到了答案,清瘦女孩让微胖的女孩坐在我的正对面,给她端来热的饮料,微胖的女孩红着脸埋怨道:“你这不就把我暴露了嘛!”

现实中的小雨当然还是有些虚弱,嘴唇泛白,微胖的身材是因为吃激素类药物所致。但总体来说,她的状态比我们想象中的“白血病患者”好了太多。

“你们会发现我还有头发,因为我采取的治疗方式是中西医结合的保守治疗——”小雨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:“因为你们知道的,如果一旦开始化疗就会......怎么说呢......很快......”

因为10000元心疼得住了院

2002年出生的小雨还有半年才满18岁,但因为早产加上护理不当,风湿病和心脏病几乎伴随了她成长的全过程。小学初中都在老家县城就读的她升入市区的高中后,只能由母亲租房陪读。或许是对病痛已经足够熟悉与习惯,当高二下学期的某一天,头晕、四肢剧痛等症状袭来,小雨也只安慰自己是一次“特别严重的风湿病发作”而已,哪怕后来疼痛加剧,去医院检查出骨髓造血功能障碍,再生障碍性贫血,医生都劝她休学治病,她依旧咬咬牙,早起晚睡地学习,一天都不曾耽搁,因为那时她刚刚考了年级第六名,刚刚确定了要考清华北大的目标,甚至刚刚付出了“巨大代价”报名了网络直播课。

因为总用有道词典查单词,小雨偶然看到了关于有道精品课免费公开课的推送,听了一节公开课后,她唯一的想法就是“想买,想报”,虽然她此前从未参加过任何的课外辅导。

“我不是来自大城市,我上的不是最好的高中,我不可能接触到这种‘名师’,所以我一听到直播课里的老师讲课,我就真的被吸引了。”小雨把自己所有的压岁钱都拿出来,又跟同学朋友借,还是凑不够买数学、英语、政治、地理、历史这5门网课的费用,无奈之下只能试探性地询问母亲,小雨的母亲在陪同小雨听了一节免费公开课后,决定借这1万多块钱支持女儿的理想

后来我们偷偷找机会问了小雨的母亲:“为什么小雨说报这个课付出了巨大代价呢?”

小雨的妈妈一边在杯子里冲着一种粉红色的药水一边说:“交钱的那天,孩子心疼的心脏病发作了,连夜送了医院。”小雨听到后赶紧跑过来澄清:“也有可能是那天荔枝吃多了!”

听到这里我们一行人陷入了沉默,即使小雨和母亲的语气都极力轻松,但我们浮躁的价值观仍然被被“一个孩子因为一万块钱而心疼的进了医院。”这件事情刺痛了。

“我不行了,但还有办法”

”还是回归正题吧!“小雨笑着催促我们。

让小雨不得不正视现实的状况发生在高三开学前夕,那种疼痛至今像肌肉的记忆刻在小雨的神经里:”痛到连头都抬不起来,手臂像筷子折断,斧劈干柴,我不行了。“小雨知道这下是真的不能倔了,在经历了一夜挣扎后,小雨和母亲商定休学养病,但也不放弃高考。第二天小雨收拾好自己,穿上了校服,淡定地参加了新学期的开学典礼——即使是在家学也算”开学“,小雨从未觉得自己的高三被中止了。

同学和老师们都不知道小雨去了哪里,除了最亲近的班主任之外没有人知道小雨的病情,事实上小雨的母亲都没有向她坦白她的真实情况,直到小雨在北京某医院就医时,看到了自己的处方上出现了治疗白血病的药物。小雨感到深深的无力:”我妈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其实除了我的未来在哪里,我什么都知道,接受吧,不接受还能怎么样呢?“

巨大的心理压力就这样袭来了,家里的每个人都被这种压力绑架,小雨在弟弟的手机中看到“如何没有痛苦地死去”这样的搜索记录后,甚至觉得感同身受。在无数次深夜痛哭之后,2019年的除夕夜到来了,从医院回归到久违的烟火气中,看着疲惫的母亲和外婆张罗的一桌简单菜肴,活着,这件事情本身,再一次让她产生了敬畏和依恋:”我那时就只有一个朴素的愿望,希望大家都好好的。“

然而新年过后的日子依旧是艰难的,所幸对生命的爱让小雨总能给自己找到些办法:深入骨髓的疼痛袭来时,她会紧紧压住疼的地方,因为只要压麻了就感受不到疼了;如果实在是身体不允许,把直播课当广播听听也是好的;不在医院的日子,就把有道精品课老师寄来的学习资料都贴在出租屋的墙上,随时看看......

我们不能想象在一个这样的身体状况下,小雨是如何有”心情“为自己想到这么多办法的,可她甩甩头发轻飘飘地说:”那既然不想放弃,肯定要想法子解决呀!“

“老师在找你”

“张小雨你在哪,老师在满世界找你呢!”

2019年3月,刚刚结束了阶段性治疗的小雨打开手机,几十条好友申请和微信对话框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。她才知道,有道精品课的历史老师已经找了她很多天。

“历史老师之前组织过打卡学习,虽然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完全地跟上学习进度,但按时打卡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慰藉。”小雨觉得自己需要这种仪式感来提醒自己,生活、学习依然在继续,从未间断:“有一天的打卡主题是自我介绍,我就在群里简单说了说自己的情况,其实只是把这个群当做一个树洞,毕竟除了已经不堪重负的家人,也没人能听我说话了。”

小雨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次“倾诉”居然换来了不小的惊喜,有道精品课的历史老师看到她的故事,第一时间联系了项目组,得到可以全力支持小雨的答复后,就想要第一时间找到这个让人心疼的女孩。

“老师把我买课的钱都退给我了!还把我没买的课也送给我了!”

也许是压抑太多,这样一点喜悦也在小雨的生命中发了光:“好像一切都好起来了,太久没发生好事情,现在精品课的老师也在鼓励我,群里的同学都在说很佩服我,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了的原因,我的病情好像也没那么严重了。就是那时候,我决定回学校参加模拟考试!”

我们同行的摄像师在午饭时提起这段,愤懑地用手指敲着杯子:“这点小事就让小姑娘高兴成这样!不想想命运对她有多么苛刻!”

但小雨恐怕是真的感觉到惊喜了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成绩居然没有落下太多,一模的成绩超过了二本线,二模、三模成绩均在一本线以上。学校的同学都以为小雨离开的日子是去什么地方偷偷补习功课了,对此小雨感到既无奈又有一点点得意:“如果不是通过网络,我去哪找到这些厉害的老师呢?”

对于高考的过程,小雨坦言已经记不太清了,只依稀记得数学考试的时候体力有些跟不上了:“算不动了,但我没有什么天人交战,强迫自己一定要继续算的想法,我知道哪一刻是我的极限。”

从高考考场出来,小雨感觉一场大梦初醒,她没有像其他考生那样去核对答案,而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整理这一年的心路历程。

“我的精神力量只够让我走完这个过程,结果如何,对我来说既重要又没那么重要了。”

虽然这样说,但小雨在系统中查到自己填报的某“双一流”大学后面的“录取”二字,还是几乎不可见地长舒了一口气,让我们感觉,她的这场大梦,到这一刻,才算真的醒来了。

告别的时候,小雨坚持要出门送我们:“希望你们能告诉有道精品课的老师,我真的真的很感激他们。”小雨一边弯腰捡起楼梯上不知是谁丢掉的烟头一边说。

虽然在两天的接触中,小雨表现得谦逊,淡泊,没有一次提到过“不甘心”,我们也尽量没有问她对未来有何抱负,对于一个仍在重病中的17岁孩子来说这个问题难免有些沉重。

可我们知道这个女孩心里有不能表达的理想与决心——在小雨自己整理的回忆文字中,开头便是袁枚的诗句:

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

愿命运不要辜负她。

广告
广告
广告